余思伟:中国画现代转型的探索者

发布日期:2021-01-27 11:33:46   来源 : unknown    作者 :unknown    浏览量 :345
unknown unknown 发布日期:2021-01-27 11:33:46  
345




        著名书画家刘珍清先生是当代一个极具个性的艺术家,他性格上为人谦和、内敛、不事张扬,而在书画创作上却独辟蹊径,画面形式多变,如山水画的笔墨和构图,前后几年间的探索创作反差强烈。刘珍清虽年近花甲,却是艺术道路上仍孜孜不倦、艰苦跋涉的苦行僧,且边走边思悟。他认为,笔墨当随时代,中国画如何向现代转型?使古老的中国画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现代艺术,有现代笔墨语言和绘画表现手法,作为当代的画家,就应该用现代意识大胆探索。刘珍清不停下脚步,不断地探索,他的作品自然呈现出多样性、鲜明性。


  师心师迹更师魂。刘珍清心无旁骛精研中国画的现代转型,是受到其导师姜宝林的深刻影响。上溯其源,曾为李可染高徒的姜宝林,与“东方既白”探索者李可染提出的“所要者魂,可贵者胆”一脉相承。刘珍清深谙姜宝林大师的观念:在把握中国画主题精神一一笔墨的基础上,用现在的审美观念加以审视,将符合现代审美要求的因素筛选出来,使其既有古老的观念的内蕴,又具有现代生命的实质,是中国画发展的一条必经之路。这是刘珍清传承衣钵,责无旁贷担当起中国画现代装型的探索者的原动力。


  品析刘珍清这些年创作的山水画,如其代表作巨幅《水墨山水》、《半寒秋水》、《有秋色为伴》等作品,在结构上不同于传统的“三远”法则,山体也没有主次峰之分,整个画面如空中俯瞰,山峦迭嶂,峰回路转,溪流穿谷。技法上则以米点皴为主,如繁星点点,颇为功夫,结构严谨丰富,恬静超然,把中国画的散点视角发挥的淋漓尽致。在这些作品中,隐约可以见古代二米和当代黄宾虹、李可染、姜宝林的风格对刘珍清画风的深刻影响。


  不能不承认,刘珍清山水在同一个时期却有迥然不同的风格,这对评论家来说是个困惑。如代表作《得山泉水》、《清凉世界》则以大写意、大小斧劈皴法,千钧腕力,刀砍斧削般构建雄奇山川,浑厚冷峻,势状雄强。还有的作品如《溪山万壑》,巨石危岩,骨法刚挺,轻重顿挫,如“笔端金刚杵”,力透纸背,版画块状,博大雄浑。


  “随心所欲不逾矩”,“无法而法,乃为至法”,历代画家在不同的时代对大自然的感悟用自己的激情迸发创作灵感。而同一个画家在不守“规矩”的精神躁动中而萌发出不同的画面创作和技法大胆探求,从这个角度就不难诠释刘珍清在山水画现代转型的不同尝试。刘珍清在花卉方面的现代转型探索中也有自己独到见解。他状写梅花,却风格独特,与众迥异,因此曾获全国性大展金奖。刘珍清最擅长墨梅,用斧劈皴砍出梅的主杆,如玄铁刚劲坚实,气势雄健。枝干用焦墨抒写,潇洒挺劲,痩硬如屈铁,枝梢线条似弯刀弓弦般劲拔,繁枝参差,跌宕雄奇,如苍龙軋曲,峥嵘崎岖。表现出山野峭壁老梅饱经风霜、无惧严寒、神清骨峻的刚毅品格。画面上万玉争辉,如繁星点点,密蕊花繁,璎珞纷呈,百态千姿,冷艳扑面。画家用行草书法笔法,囵点自如,纵情放逸,发挥浓淡水墨的性能,花蕊迭加,层次丰富。


  刘珍清画梅,并不是一种模式。有的构图在峭壁上,冰雪凌空独探一枝梅;有的巨石缝中崛起老梅新枝;长条幅墨梅则用长峰探戈,密匝枝条蓬勃劲发,梅花格外繁茂,墨色酣畅淋漓,气势如虹,风神绰约,这种画面,用当下流行的说法,是现代水墨的大胆尝试。


  刘珍清笔下的梅花世界,追求的是野、苍、峭、劲的梅花自然生态、冷艳奇丽,清绝韵致,神清骨峻。画家认为,梅花作为一种名族精神、民族意识,就要赋予当今时代的精神,要一改古人“疏枝浅蕊”孤芳自赏的文人心态,躬逢盛世,画家笔下的梅花千花万蕊,竞争怒江,一派盎然生机。这是新时代的梅花精神,也是画家对中华民族盛世的讴歌。




  刘珍清还创作了墨竹系列,题材都是原生态的山涧丛竹,竹枝细长坚韧,妇幼弹性,生态旺季,生机勃勃。用墨浓淡书写,氤氲灵秀。他认为,尽可能保持住的原生状态,映现原始野性之美。在以荷花为题材的系列作品中,他却用大量的西画元素,与国画的墨色交融,这些带有抽象意念的探索性作品,带来一般清新的视觉冲击,装饰美、意念美特别受到青年一代的追捧。


  刘珍清在各个不同的系列作品中,用自己独特的视觉转换成自己的艺术语言,形成不拘一格、异彩纷呈的作品多样性,在国画现代的转型中产生了一股颇有生气的冲动力,成为国画现代意识的炫目风景线。



刘珍清
现代
作品
画家
1369-1369-558
TEL:
邮箱:
@copyright 2021 ARTIST.LTD